你在这里

端木正教授年表

赵晓雁、陆键东编撰

 

1920年

        7月17日,端木正先生在北京出生。先生字昭定,号翼天,回族教名易卜拉欣,祖籍安徽省安庆市。端木家族为回族,先生父亲端木杰,生于清光绪二十二年农历12月(1897年)。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未满15岁的端木杰即投笔从戎,参加安徽青年军,旋随军赴金陵卫戍临时大总统府。先生出生之年,端木杰正在北京的军需学校充任教官。先生母亲姚进,生于光绪二十九年(1903年),姚氏一生贤惠,相夫教子,宽严皆自慈爱,影响先生深矣。

 

1923年

        先生3岁,母亲每日“授字块四个,定时上课,先温习已识字块,每日再加认4个生字”。

 

1925年

先生5岁,与大哥端木中一起在北京东城第十八小学(府学胡同小学)读书。

 

1928年

先生随父移居南京,转入南京夫子庙小学就读,并在该校毕业。

  

1931年

        先生升入在南京的安徽中学初中部。

 

1937年

        6月,先生在南京金陵大学附中高中毕业。

        在学校期间,先生受时代风气感召,痛感现实黑暗,追求进步,参与了中共外围组织南京学联的一系列革命活动,还曾参演话剧《放下你的鞭子》等。1937年5月,因当局搜出南京学联负责人名单,先生等七人被国民党逮捕,后被家人保释。

        7月,赴上海参加北平高校在沪分设的考场考试。

        先生志向本在清华大学,然“七七事变”,日寇全面侵华,清华入学考试不能如期进行,先生只得投考燕京大学,为该校新闻系录取,复借读于武汉大学。又因武大无新闻系,遂转读武大政治系。时武汉大学校长为教育家王星拱,王氏是安徽人,王氏的教育理念,爱国育才的坚贞信守,予武大学子甚深影响。

 

1940年

        继续在武汉大学读书。下半年,先生因参加进步活动又被国民党特务逮捕,后由其父保释出狱,居家半年。

 

1941年

        本年上学期先生复学,后通过武汉大学的毕业考试。

        武大向为著名大学,师资力量雄厚。在武大四、五年,先生打下了良好的教育基础,并在此时期得从法国革命史权威杨人楩、国际法学者王铁崖等名师学。时值抗战最为危险的岁月,武大众园丁战火下辛勤育才,以国家必胜、文化不亡的信念薪火相传,精神不衰;武大人团结乐观、授业读书风气纯然,这些都给了先生终身的回忆。日后先生以献身教育、培育良才为一生最荣光之事,其源盖可溯自武大求学之时矣。

 

1942年

        因41年居家期间尚有学科未修完,本年先生还留在武大将有关学分课程顺延补读,并领到毕业文凭。

 

1943年

        本年先生考入清华大学研究院法科研究所,成为该所国际法组研究生,师从邵循恪、张奚若、陈序经等教授。从本年算起,先生在清华大学求学、从教前后共五载,先为学生、系里半时助教,毕业后复留校任教员。清华五年,几确立先生一生之前途。邵、张、陈及其他诸名家的器识、卓见、史识,乃至为人为学的勤勉、宽容,都给予了先生在治学与为人方面的塑造。

 

1945年

        1月,先生与四川籍小姐姜凝结为秦晋之好。姜凝生于1926年7月,时居昆明。自此之后,姜凝老师相夫教子,与先生同甘共苦。

 

1946年

        4月7日,先生在重庆《国民公报》发表《职业的与非职业的外交官》。

 

1947年

        6月,先生以毕业论文《中国与中立法》获清华研究院法学硕士学位,并留校任教。

        11月,先生在《观察》周刊第三卷第十六期发表《中国能永久中立化么?——附带讨论朝鲜永久中立问题》。先生以国际法的专业知识,对“二战”后中国在世界格局中不得不面临的国家处境作了分析,先生之史才识见初显。

        本年,先生通过了政府公开招考的公费赴法国留学的考试,取得留学资格。因当时赴法公派旅费未有着落,先生与同批留法学生皆未能在本年成行。

 

1948年    

        6月,先生在上海乘海轮“盎特莱蓬”号(paquebot ANDRE LEBON)远渡重洋,前往法国。

        8月,抵达马赛,旋赴里昂,在里昂中法大学强化法语学习。

        10月,赴巴黎大学注册,攻读国际法专业博士学位。时巴黎国际法学界前辈巨匠多仍健在,中青俊才崭露头角,学术气氛甚浓。先生获接名师,如鱼得水。日后先生为人师表,赫然有大家气魄,推原之,先生有幸先后得此中西文化名师的沐浴,恐亦有因。

 

1950年

        6月,先生毕业于法国巴黎大学,获法学博士学位,其学位论文是《论国籍在国际法院组成和运用上的重要性》。

        从1948年年中启程赴法算起,先生留法仅两年,即完成博士研究生课程及论文,洵为快捷与富有成效。对此,先生晚年屡有足启人思之追述与回忆。先生谓民国年间一些大学者留学海外,求学时间并不见得很长,如法学界权威王铁崖留英仅两年,李浩培也只三年。原因何在?皆因他们博览群书,留学前在国内已经作了不薄的学术积累,未赴洋已对专业课题相当熟悉。故一旦能求学海外名校,如鱼得水,很快进入“角色”云云。先生早在1947年即考取留法资格,在等待出洋的日子里,广读相关专业的参考书籍,做好了充分的准备,故能用两年的时间完成学业。先生求学之经历与心得,在今天依然可为新一代学子所借鉴。

 

1951年

        本年,先生再获巴黎大学高级国际研究所毕业文凭,毕业论文是《中国海上捕获法》。

        5月,先生从法国返归中国。应岭南大学校长陈序经先生所邀,任教该校历史政治学系,职级为副教授,随后担任该系代理系主任。时历史政治学系有名师数人,历史学名家陈寅恪先生即为其一,陈序经校长时嘱先生对陈寅恪等师在生活上要多加照应。先生早于清华大学时已与陈师有来往,有此因缘,遂成为陈寅恪先生晚岁的知已友朋。

 

1952年

        本年,全国高等学校进行“院系调整”,私立岭南大学与中山大学合并;一代名校就此结束。又因全国旧制大学法学专业大部分遭撤销,中山大学原有法律学系与原政治学系合并而成政法学系。故本年先生转入中山大学新设立的政法学系任副教授。

        本年夏秋间,先生参加了广东地区的司法改革运动。

        本年,先生根据法国《星期人道报》的一篇评论,节译《法国殖民地在摩洛哥的罪行》一文,发表在《世界知识》1952年第15期上。

 

1953年

        本年,全国各高等学校绝大部分的法学专业,或被停办或被合并归入少数几个专门的政法院校。

        4月,新建不到一年的中山大学政法学系被撤销,部分教师或调入武汉大学、或支援新办的中南政法学院,自是广东高等法学教育出现断层,长达近三十年。先生对“世界史”向有兴趣,在武汉大学时曾选修过名师杨人梗的《法国革命史》,留法时“法国对外政策史”也是一门必修课,时中山大学历史学系“世界史”专业也急需招延师资,先生遂转到历史系,主要讲授法国史、世界历史等课程,成为历史系副教授。先生一生功业重要的一部分——对法国历史的研究、翻译及推介概由此而起。

        “院系调整”后,原岭南大学及历史政治学系的师友、同事,同时转入中山大学历史学系的,还有陈寅恪、梁方仲、罗应荣、蒋相泽、陈序经(1956年为该系教授)等人。他们中的大部分人与先生的友谊维系到终生。

        本年3月,先生在中山大学加入中国民主同盟。

 

1954年

        12月,先生在4日出版的《中山大学周报》上发表《世界史科学研究工作的几点体会》。在文中对“世界史”这一新兴学科在科学研究中的作用、前景以及目前的不足作了总结,并云“决心服从人民需要,从事世界史教学工作”,“甘心作无名英雄”。从文中可以看出,先生已完成从一个法学教授到一个历史学教授的角色转换。

        四十年后,回首半生,先生有语谓“能够做到干一行,爱一行”。

 

1956年

        年初,中共中央召开“关于知识分子问题的会议”。这是自1949年以来中国知识分子在人民共和国第一次得到全面的肯定。全国知识界为之振奋,气象一新。随后“双百方针”、“向科学进军”等潮流的掀起,吾国文化建设新局初见。从本年先生的治学轨迹,也可略见一斑。

        本年,先生第一部翻译著作《法国革命1789-1799》([法]索布尔著)由三联书店出版发行。索布尔为法国现代著名历史学家,该书是索布尔早期名著。先生的中译本随后成为我国高校历史系的重要参考书,流布甚广。先生在书后尚附录索布尔1954年发表的论文《法国革命时期的阶级和阶级斗争》的译文,这显示先生一直在关注着索布尔的最新学术动向。

        9月1日,先生在《广州日报》“国际评论”专栏发表《伦敦会议的成功和失败》评论, 近四千字。时举世瞩目中东热点——“苏伊士运河问题的伦敦会议”,先生该文专门从国际法的角度对“伦敦会议”以及当时世界反殖民主义浪潮作了精辟的论述和前瞻,甚见功力。

        10月12日,先生在《广州日报》发表《从历史上看广州回民的重要性》。

        11月,在《文史译丛》第2期上发表译自俄文的《一九一八年德国十一月资产阶级革命》([德]乌布利希著)。

        本年,先生参与三联书店出版的《苏联大百科全书》俄文版的“凡尔赛——华盛顿体系”选译工作,译有“巴黎和会、凡尔赛和约、华盛顿会议”;“世界大战”中选译“第一次世界大战”。

 

1957年

        本年初春,中国共产党提出的“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口号被引入到政治运动之中,一时“帮助共产党整风”的号召,在全国知识分子中激起了强烈的反响。期间报纸上、校园内掀起了阵阵“提意见、讲真话”的热潮。据姜凝老师回忆,运动期间先生“本不出风头”,某日某领导亲自上门劝说先生提意见,并亲口保证“不会有事”。先生迫不得已在其后的座谈会上作了发言,结果旋即被认定为“右派分子”,在全校范围内遭到批判。当年9月新学期开学,先生即被剥夺授课资格。

        本年,在《中山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第2期上发表《世界现代史分期问题》。

        在《史学译丛》第2期发表法国波贝安氏《评价索布尔〈法国革命(1789-1799)〉》的译文。

        本年,继续进行三联书店“苏联大百科全书”的选译工作,有3种与人合译本出版。

 

1958年

        1月,政府颁发《关于在国家薪给人员和高等学校学生中的右派分子处理原则的规定》。

        4月,先生被划为“右派分子”,连降三级,由副教授降为讲师。同月,先生与其他右派分子被下放广东省高明县劳动改造。

        “自丁酉获罪以来,交亲相弃,可与言语者无多”(先生语)。然陈寅恪、姜立夫、陈序经、董家遵等师友却相待如昔,时有慰勉,先生念之终身。

        是年,与王正宪、郭威白、蒋相泽等合译《比利时、卢森堡》(“苏联大百科全书”选译),由商务印书馆出版。

 

1959年

        1月至6月,仍在高明县参加劳动改造。

        本年,历史系德高望重的一级教授陈寅恪先生及夫人唐篔,特意约上姜凝老师,与陈氏全家同驱车至广州城内中山四路“凌烟阁”照相馆合影照片一帧。陈教授嘱姜凝一定要将照片寄与在高明劳动的先生,意在“让他不要挂心”。陈寅恪教授对先生的关心与处事的缜密,由此可见一斑。

        7月,“高明劳动”结束,先生返归中山大学历史系,被安排到系资料室工作。此后十数年内,被打入“另册”的身份,与动辄被批判的现实环境,俱迫使先生只能将被压抑的学术热情转向史料的搜集与翻译上。

        本年,与王正宪、郭威白、蒋相泽等合译的《荷兰》、与姜凝等合译的《法兰西》(“苏联大百科全书”选译),在商务印书馆出版。

 

1960年

        被允许参加历史系世界史教研室编译的《世界近代史参考资料选集》的翻译工作。该“选集”第一辑在本年由学校印行,第二辑则在1964年刊布。

 

1961年

        本年,先生在外语系开设“英美概况”、“法国概况”等课程,甚受外语系学生的欢迎。先生在外语系授课一授四年,直到1965年结束。先生一生勤于外语学习,亦一生受惠于此。

        11月,先生在“全国贯彻第三次摘掉已改造好的右派分子的右派帽子”的政策下,终于被摘掉右派帽子,先生由资料室重返历史系世界史教研室工作,重拾史学专业教鞭。据姜凝老师回忆,摘帽消息还是先在报亭上阅报得悉,当场感慨万分。

 

1963年

 

        在《广东文史资料》第八辑发表《关于杨枢二三事》。

 

1964年

 

    继续参加系里译著工作。是年,蒋相泽主编、由邓文才、端木正等编译的《世界通史资料选辑(近代部分)》上、下册,在商务印书馆出版。该书以后多次重印。

 

1969年

 

        本年先生在广东英德、乐昌“五七干校”劳动。姜凝老师则早在1968年11月已先行至乐昌“干校”劳动,陈师母(唐篔)曾为之送行。

 

1972年

 

        “干校”劳动结束,先生重返中山大学历史系教书,并参加编写《世界简史》一书。该书于1974年12月由广东人民出版社出版。

 

1977年

 

     本年,先生应商务印书馆所请,在中山大学外语系组织《拿破仑时代》下册([法] 乔治· 勒费弗尔著)一书的翻译。

 

1978年

 

        5月,先生赴杭州参加杭州大学历史学系举办的校庆学术讨论会,研讨关于拿破仑评价的问题。

        10月,参加上海金山会议,与国内法国史专家共同筹备成立中国法国史研究会。

        本年,先生在《世界历史》第1期发表《评〈拿破仑〉》。

        在《法国史通讯》第1期发表《关于法国督政府研究的近况》;同期,发表译文《评介阿·曼弗列德的〈拿破仑·波拿巴〉》([德]瓦·马尔科夫)。

        在《历史研究》第6期发表《近年来国外拿破仑史学的一些动态》。

        本年,商务印书馆出版发行《拿破仑时代》上、下册([法] 乔治· 勒费弗尔著),先生负总校对之责。

        本年,与吴机鹏、蒋相泽合编《世界近代史参考资料选集》,由中山大学刊印。

 

1979年

        自本年起,先生招收法国史硕士研究生,先后开设“法国大革命史”、“现代法国史”等专业课程。先生在中山大学历史系的教学工作延至1982年。

        4月,北京大学张芝联教授出访欧洲,延请先生前往北京大学代为授课。先生在北大先后作了有关法国史研究的系列报告,涉及法国宪法、法国大革命、拿破仑等专题,甚受北大学子的欢迎。

        8月30日,中国法国史研究会在哈尔滨正式成立,在第一届年会上,先生当选为研究会副会长兼秘书长。

 

1980年

        本年,先生六十岁。

        本年,中山大学复办法律学系,中断了二十七年的岭南高等法学教育终于重获新生。先生被学校委以筹备恢复中山大学法律学系的重任,并被任命为首任法律学系系主任。

        为筹建法律系,先生劳心劳力,“当时真是一无所有,说得上是白手起家”(见中大校报报道)。积数十年在高校之经验,先生以师资、图书资料为建系重点,既多方吸纳英才,又宁精勿滥,为法律系在未来的发展,留足了拓展空间。至本年秋,复办的中山大学法律系首次招生,时系内仅有教工14人,首批本科生40人,被称为当时中大“最小的系”。但星星之火,广东高等法学专业教育在历劫磨难后又重新振兴,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先生对当代广东高等法学教育事业的贡献,自有青史评说。

        此外,从1980年起,由先生所倡,中山大学法律学系与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合作办班,培训司法干部,两年一期,到1990年共举办了5期,为粤北、海南、广州等地区培养了一批合格的法官。

        本年,先生继续任历史系法国史研究生指导导师。

        6月,先生与学校另外六名校工、学生候选人,当选海珠区第七届人民代表大会代表,此为打倒“四人帮”后基层人大代表的第一次普选。据本年“校报”报道,学校全体选民都参与了投票选举。先生晚年先后在各级人大参政议政也以此年为始。

        9月,在刚复办的法律系接待来访的日本代表团。

        10月,在杭州参加法国史研究会第二届年会,讨论巴黎公社等主题,并为青年会员开办讲习班。

        本年,先生在《武汉大学学报》(社科版)第1期发表《巴贝夫研究的演进》。

        在《历史研究》第5期发表《一部新出的拿破仑传记——评介让·蒂拉尔的〈拿破仑〉》。

        在《世界历史译丛》第4期发表译文《拿破仑与巴贝夫派》([苏]达林著)。

        在《世界历史》第6期发表《法国的史学杂志》。

 

1981年

 

        7月20日,在中山大学接待来讲学的美国参议员狄尔恩博士。

        8月25日,先生赴上海与《法国革命1789-1799》作者索布尔(1914-1982)会面,这是先生平生第一次见索布尔。

        本年,在《世界历史》第4期发表《阿尔贝·索布尔对法国革命史研究的贡献》(与北大教授张芝联合撰)。

        在《世界知识》第11期发表《银幕上的‘拿破仑’》。

 

1982年

 

        本年,先生首次招收国际公法研究生四名,专门开设“国际法发展史”、“条约法”等课程。其中“国际法发展史”为国内首开专业课程,既无现成讲义,又无前人经验可借鉴,先生以积年所得编写讲义,悉心授课,荜路蓝缕。

        此后十多年内先生亲自指导培养的研究生有三十多名,亲自讲授国际法、条约法、国际法发展史等课程。

        本年,先生在北京参加中国国际法学会举办的“国际法统编教材研讨会”,作了题为《国际法发展史的几个问题》的报告。

        8月,参加法国史研究会在中央党校举行的第三届年会,会上先生就法国革命中制宪问题作专题报告。

        9月19日,接待印度律师代表团。

        本年,先生指导的两名法国史专业研究生毕业,由是先生在历史系的教学任务全部结束。

        本年,在《广东司法》第1期发表《必须重视法学教育和法学研究》。

        在《法国史通讯》第6期发表《法国大革命和宪法》。

        在12月11日《羊城晚报》上发表《体现人民意志的新宪法》。

        本年,撰《我们与香港律师协助办理业务的一些情况和体会》(与人合写),收入《律师参与涉外经济业务经验和资料汇编》。

 

1983年

        3月,在北京参加“国际法讲习班”。

        6月,访问香港。

        9月底至12月,先生回到阔别32年的法国,在巴黎第二大学讲学并重访旧友、结交新朋。

        本年,先生在《历史研究》第2期发表《富有年鉴学派特色的〈旧制度法国历史词典〉》;

        在《广东盟讯》第3期发表《体现人民意志的新宪法》。

 

1984年

 

        3月至4月,先生赴美国西南大学进行学术访问。

        10月至11月,先生邀请国际著名国际法学专家、法国国际学会会长苏珊·巴丝蒂夫人来中山大学讲学五周。巴丝蒂夫人时年78岁,三十五年前是先生的法国老师。巴丝蒂夫人在中大讲坛主授“国际生活中的条约”一课,由先生在旁当场翻译;法、中两代法学家的风采尽现,中大师生眼界大开,一时传为佳话。巴丝蒂夫人回国后,先生继续讲授夫人未讲完的课程,直到该学期结束。

        自本年起,先生任全国自学高考法律专业委员会副主任,直至1996年。本年先生还主持编撰《国际法全国自学考试大纲》和《国际法》自学考试教材。

        本年,先生当选中国民主同盟中山大学总支部主委。

        4月,撰写《中山大学法律学系一九八O级纪念册序》。

        11月,发表《“多文化世界中国际法的前途”学术讨论会综述》及书评《法国国际法年刊》,均刊于1984年《中国国际法年刊》。

        12月,发表《参加复办中大法律学系的一些体会》,收入《民盟广东省盟员为四化建设和祖国统一服务先进代表经验交流会专刊》。

        是年,《法国革命史的研究在中国》一文辑入《法国史论文集》。

 

1985年

 

        4月底,先生在宁波主持法国大革命词典编委会会议,讨论词典词条。

        6月,在中大接待来访的美国西南大学法学教授。

        本年,全国人大决定成立香港基本法起草委员会。

        6月18日,先生被全国人大常委会任命为香港基本法起草委员会委员。该委员会由59人组成,分中央和特别行政区关系小组、居民权利义务小组、政治体制小组、经济小组、社会文化事务小组。先生分在政治体制小组。

        本年,在中大开办“香港商法讲习班”。

        本年,先生在《中山大学学报》(哲社版)第1期发表译文《外国人的地位与国际法》(该文为苏珊·巴斯蒂夫人于1984年10月29日在广东省法学会上的演讲稿,经先生整理译出)。

        在《法国研究》第3期上发表《读刘述先著〈马尔劳与中国〉》。

        在《广东法制》第4期上发表《政法工作者应带头推广普通话》。

        在《经济与法律》创刊号发表《加强国外思想交流 增进友谊共促繁荣》。

        为李斐南编注的《法学英语》一书作序。

 

1986年

 

        本年,先生继续主持《法国大革命史词典》的编写。该书的撰稿者俱为当代中国法国史研究名家。先生在法律系工作期间,仍未放弃历史学的研究工作。

        春,与香港基本法草委们赴昆明开会,重访“西南联大”旧址。

        9月初,在广州接待法国法学教授欧柏蒂先生。

        9月中,先生赴香港参加香港基本法起草委员会工作。

        9月23日,在香港树仁书院作报告。

        10月至12月,先生应邀赴瑞士洛桑比较法研究所、弗里堡大学、日内瓦大学以及法国巴黎第二大学讲学。

        是年,在《珠海特区调研》第2期发表《经济特区要进一步加强法制建设》。

        在《法国研究》第3期发表《雅·米·扎赫尔和他的〈忿激派运动〉》。

        在《广东社会科学》第4期发表《运用法律手段  开拓技术市场》(与程信和合写)。

        在《港澳经济》第12期发表《中国第一部有关公司的立法》(与程信和合写)。

        为程信和编著的《经济法常识》作序。

        为姚栋华编著的《合同法案例选释》作序。

        本年,先生入选法国出版的《法语世界名人录年鉴(1986-1987)》。

 

1987年

 

        本年,先生创办中山大学法学研究所并兼任首任所长。

        本年夏,中国法国史研究会在青岛举行第五届年会,先生与会,被选为该会名誉会长,并在该会主办的世界近代史讲习班上授课。

        本年,先生再次当选海珠区人大代表。

        11月,在广州接待来自瑞士的法学教授马尔科夫。

        本年,在《历史大观园》》第7期发表《关于〈马赛曲〉在中国的历史》。

        在《公安科技情报》上发表《运用法律武器来保障社会安全和发展保险事业》。

 

1988年

 

        5月,先生在贵阳主持《法国大革命词典》编委会会议,审阅和修改词典初稿。

        10月,先生应罗马大学法学院国际研究所邀请,偕夫人赴意大利讲学一个月。

        10月20日,应意大利全国仲裁协会邀请,参加该会五十周年学术讨论会。

        11月2日,应法国巴黎第二大学邀请重返巴黎二大访问,再次见到老师苏珊·巴斯蒂夫人。11月5日,应政治学学院与巴黎律师公会邀请,作“中国经济特区立法”的报告。

        从本年起至1997年,先生当选为全国人大第七、第八届代表。

        从本年起至1990年,先生任广东省第七届人大常委会副主任。

        从本年起至1997年,先生当选为民盟广东省主委、中央常委。1997年至今任民盟广东省委名誉主委。

        是年,发表《新中国的经济立法》,收入《法学文集》(第一集)。

        在《广东盟讯》第8期发表《教师节感言》。

 

1989年

 

        3月14日,在北京参加纪念法国大革命200周年学术研讨会,与时任巴黎大学法国革命研究所所长米歇尔·沃维尔教授会晤。

本年,为纪念法国大革命200周年,由先生主编的《法国大革命史词典》在中山大学出版社出版,该书为中国第一部法国史工具书。

本年,先生主编的《国际法》一书由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

本年,在《广东社会科学》第3期发表《评价〈巴黎公社与中国〉》。

在《世界史研究动态》第7期发表《法国大革命时期的宪法——中外史学家近年的一些看法》。

在《群言》第9期发表《论提高人民代表的素质》。

在(复)第186期中山大学校报发表《纪念姜立夫先生 / 学习姜立夫先生》。

在《世界史研究动态》第4期发表《颇具新意的人物合传——评〈法国大革命著名政治活动家〉》。

为李开云主编的《中国涉外经济法教程》作序。

为程信和、陈文椿主编的《企业法制通论》作序。

为广东省检察学会编《香港经济法律》作序。

为《广东经济特区涉外经济法研究》作序。

 

1990年

 

本年,先生七十岁。

2月,在北京参加香港基本法起草委员会第九次大会。

4月,在北京参加全国人大七届三次会议。

9月,先生被第七届全国人大常委会任命为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和审判委员会委员。新中国成立以后,最高人民法院第一任院长由民盟中央副主席沈钧儒担任。先生是改革开放以后,又一位担任最高人民法院领导职位的民盟知名人士。

10月,先生进京就任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主管交通庭和有关对外交流活动。

    本年,在2月27日《人民政协报》发表《民主协商,实现‘一国两制’的构想》。

在《港澳经济》第4期发表《加深认识和维护香港基本法》。

在《清华校友通讯》丛书复21册发表《忆张奚若教授》。

在香港中国文化馆出版的《我的母亲》新二辑中发表《我的母亲》。

在《群言》第6期发表《执法必须“一刀切”》。

在《广雅通讯》第6期发表《罗应荣事略》。

为伍天章、邓坤金所著《法律基础与卫生法教程》作序。

为《陈序经东南亚古史研究合集》作序。

为黎学玲、程信和编著的《经济特区法教程》作序。

本年,《中国大百科全书·外国历史》出版,书中的巴贝夫、白里安、法国宪法等六个条目由先生撰写。

 

1991年

 

4月,先生应泰国司法部邀请,率最高法院代表团赴该国进行友好访问。

6月,主持召开福建、广东、上海三省市法院涉台案件座谈会。

8月10日,参加北京大学和香港树仁学院合办法律专业文凭及学位教育首届毕业典礼。

9月12日,出席中国高级法官培训中心培训部第一期开学典礼。

9月,先生任中国国际法学会副会长。

10月6-11日,先生率中国代表团赴西班牙巴塞罗那出席第十五届世界法律大会。

10月18日,出席在济南召开的全国外国法制史学术研讨会。

本年,在《学习与辅导》第1期发表《重要的问题,还是学习》。

在《世界历史》第3期上发表《重视学习巴黎公社史》。

在《统战群英》一书中发表《维护国家利益 / 支持‘两航’起义——端木杰传略》。

为刘福初编著的《中国刑法适用大全》作序。

本年,与江振良合编《广东经济特区涉外经济法研究》,由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出版。

与陈致中合编《国际法自学考试指南》,由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

 

1992年

 

2月25日,出席全国对外经济贸易法律工作会议;下午会见法国公共行政国际学院院长米歇尔一行。

4月4日,出席纪念香港基本法颁布两周年座谈会。

4月13日,会见法国法中经济法协会主席萨戈。

5月6日,会见并宴请香港首席按察司杨铁梁一行。

    7月,先生视察大连海事法院。

8月,应邀出访蒙古共和国,回国后顺道视察内蒙古自治区内的地方法院。
     9月初,出席在尼日利亚召开的第六届国际上诉法院法官会议,途经巴黎,最后一次拜见其法国老师苏珊·巴丝蒂夫人(夫人于1995年去世)。

9月19日,迎接来访的国际奥委会委员、塞内加尔立宪委员会主席姆巴耶一行。

11月12日,宴请蒙古国最高法院第一副院长策论道尔吉一行。

本年,在《中国法学》第1期发表“在中国法学会座谈会上的发言”。

在《群言》第1期发表《七年之病 求三年之艾》。

在《法律学习与研究》第1期发表《在改革开放中进一步推进地方性立法》。在《群言》第5期发表《巴塞罗那散记》。

在《群言》第6期发表《加强人民代表大会制度 / 促进改革开放》。

在《群言》第8期发表《姓名与文化》(笔名文从庸)。

在10月15日《人民法院报》发表《出访随感》。

为辛业江主编的《中国经济合同法律适用大全》作序。

 

1993年

 

本年,中国恢复设在荷兰海牙的国际常设仲裁法院的活动,先生成为新中国指派的首批四名仲裁员中最年轻的一位仲裁员,连任至去世。

4月下旬,视察浙江绍兴、宁波等基层法院。

5月,应土耳其上诉法院第一院长伊斯曼特·奥加克亚奥卢的邀请,代表任建新院长出席土耳其上诉法院成立125周年纪念活动。

7月29日,参加全国高级法院院长座谈会。

10月13日,在珠海接待保加利亚最高法院客人。

10月24至29日,先生赴菲律宾出席第十六届世界法律大会。

12月,任中国辛亥革命研究会顾问。

本年,在《群言》第8期发表《斥拜金主义》。

在《岭南校友》(11月10日出版)上发表《善于团结知识分子的陈序经校长》。

在《群言》第12期发表《反腐败与加强法治》。

在本年《中国国际法年刊》发表《沉痛悼念夏尔·卢梭教授》。

在本年《中国国际法年刊》发表《第十五届、第十六届世界法律大会》。

本年,为《王铁崖文选》作序。

为金正佳、翁子明著《中国海事审判的理论与实践》作序。

为程信和著《经济法新论》作序。

 

1994年

 

5月7日,全国法官协会第一届理事大会召开,先生任中国法官协会副会长。

5月下旬至6月初,南下视察湖南、广东等地地方法院。

6月6日,在广州中山大学接见几内亚最高法院院长。在穗期间参加了广东省法院经济审判工作会议。

10月,先生赴意大利帕尔马市参加世界法学家协会家庭法研讨会。

在《群言》第10期发表《民主与法制建设的四十五年》。

在武汉大学《校友通讯》(总第14期)发表《抗日战争爆发后的武汉大学》。

为姚栋华、陶凯元编著的《商业法案例精解》作序。

为蒋贤争编著的《民事损害赔偿》作序。

为李启欣主编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法制研究——纪念中山大学法律学系重建15周年论文集》作序。

本年,先生专著《法国史研究文选》由中山大学出版社出版。

 

1995年

 

6月,先生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和审判委员会委员任期届满,改任最高人民法院咨询委员会副主任。

自1990年上任至本年,先生以七十余高龄,走遍了当时全国九个海事法院和二十多个铁路法院。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院长称许谓,先生在担任法律实务工作期间,他以缜密的思维、独到的见解和深厚的法学功底保证了审判业务的进行,推动了司法工作的进展,真正体现了以法报国的法学家的风采。

6月至8月,先生应意大利罗马大学、法国人文科学之家和瑞士比较法研究所邀请,前往意大利、法国和瑞士进行司法交流,夫人姜凝随行。

8月,撰写“关于外交学院增设国际法系的论证意见”。

本年,在《群言》第1期发表《新年五愿》。

在3月7日《人民法院报》发表《进一步做好审判工作》。

在《海峡两岸法学研究文集》一书发表《法学教育之研究》。

在《群言》第4期发表《意大利掠影》。

在《群言》第11期发表《纪念联合国成立50周年》。

Préface; Gazette du Palais, numéro spécial (La Chine et le droit), nos.183 à 185, juillet 1995.(为1995年7月在法国出版的《法院通讯》第183-185号(中国法律专刊)写序言)

在本年《中国国际法年刊》发表《沉痛悼念苏珊·巴丝蒂教授》。

为董家遵著《中国古代婚姻史研究》作序。

为江振良著《中国历代刑法》作序。

 

1996年

 

春节,在广东与任建新老院长会面,交换咨询委员会工作意见。

6月,在北京再次与任建新老院长在咨询委员会会面。

11月,在北京参加中国国际法学会会议。

在《世界历史》第6期发表《纪念法国人民阵线六十周年──塞尔日·沃利柯夫的〈法国人民阵线〉》。

在《世界历史》第6期发表《喜读新出的法国史专著——〈法兰西第三共和国兴衰史〉》。

为汤荣喜著《河海魂》作序。

为郑定欧主编的《香港词典》作序。

为王恩韶、许履刚著《共同海损》作序。

为姚栋华、张增强主编的《英汉商业法律词典》作序。

 

1997年

 

    5月11日,在武汉大学获得首届杰出校友奖。

本年,在《北京珞珈》第1期(总第3期)发表《我与香港基本法》。

在《群言》第6期发表《香港基本法必将顺利实施》。

在《纪念香港回归专辑》一书中发表《参与起草〈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的片段回忆》。

为李裴南、黄瑶主编的《现代法律英语》作序。

本年,先生主编的《国际法》由北京大学出版社发行新版(第二版)。

 

1998年

    

9月,在北京参加中国法国史研究会第七届年会。

本年,在《群言》第3期发表《瑞士观感杂录》。

在《中国国际法年刊》发表《中国第一个国际法学术团体——“公法学会”》。

    为陈致中编著的《国际法案例》作序。

为潘抱存著《中国国际法理论新探索》作序。

为陈其津著《我的父亲陈序经》作序。

撰《怀念沈炼之教授》,收入《沈炼之学术文选》一书。

本年,先生主编的《国际法》再次被教育部指定为高等自学考试法律专业学习教材。

 

1999年

 

4月,在广东深圳视察。

5月,先生前往荷兰海牙参加国际常设仲裁法院全体仲裁员大会,适逢海牙举行“第一次海牙和平会议”100周年纪念活动。五十年前,先生也在海牙亲历“第一次海牙和平会议”50周年纪念活动。一个法学工作者在五十年间能两次亲逢这样的盛典,也可说是奇缘矣。

11月初,在广东深圳参加最高法院咨询委员会会议。

11月,在广州出席中国法国史研究会举办的“1789年迄今的法国政治体制研讨会”。期间在法学、历史、外语等学科的同事、学生祝福下庆祝80寿辰。

12月,在海南文昌参加陈序经学术研讨会。

12月下旬,在北京接待法国汉学家弗兰索瓦丝·萨班女士。

本年,为《中山大学法律评论》创刊号作序。

 

2000年

 

9月,参观河北保定留法勤工俭学运动纪念馆。

本年,先生荣获中国国际法学会授予的“为中国国际法事业的发展做出杰出贡献奖牌”。

本年,在《群言》第1期发表《时间消逝更显长久价值——喜读〈董每戡文集〉三卷》。

在《群言》第11期发表《读韩德培传记有感》。

撰《重温钱端升教授关于国际法院的设想》,收入《钱端升先生纪念文集》。

为袁古洁著《国际海洋划界的理论与实践》作序。

本年,先生主编的《国际法》再次由北京大学出版社发行新版(第三版)。

 

2001年

 

4月12日,应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会长陈昊苏邀请,参加纪念巴黎公社130周年活动。

4月17日,在欧美同学会与阔别多年的留法老同学相聚,其中有吴文俊、吴冠中、董宁川等。

11月18日,在北京参加中山大学校友会组织的“纪念辛亥革命九十周年暨孙中山先生诞辰135周年”活动。

本年,为郑佩玉、李开云主编的《“九七”后香港经济社会研究》作序。

 

2002年

 

    3月,先生受聘为北京外交学院兼职教授。

3月22日,参加中山大学法学院复建挂牌仪式暨中国法学教育改革研讨会。

5月17日,在欧美同学会再度与留法老同学相聚。

12月中旬,在广州花都参加中国法国史研究会年会。是次年会,研究会领导成员完成新老交替,先生之女、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历史研究所研究员端木美,当选为新一届中国法国史研究会会长。先生继续担任该会名誉会长。

 

2003年

 

自本年起,先生原本无大碍的身体开始为病痛所困。

3月,在北京接待法国汉学家伊丽莎白女士,就有关中国回教史的问题交换了意见。

5月下旬,先生如常回到中山大学,为法律系的研究生上课与准备论文答辩。某日,先生已感不适,在学生搀扶下仍坚持前往课室上课,结果归家后病了一场。自此,体力日衰。

本年,为黄瑶著《论禁止使用武力原则》作序。

 

2004年

 

11月,中山大学举行建校80周年庆典,特意由学校出版社为先生出版《端木正文萃》一书。

11月12日,由中山大学、民盟中央共同在广州为先生举办从教55周年暨85诞辰庆祝活动。民盟中央副主席张梅颖、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马原、前香港律政司司长梁爱诗等嘉宾,专程前往中山大学为先生庆贺。是日鲜花映衬,高朋满座,众生环绕,诚为对一个一生辛勤作育人才的园丁的最好回报。

本年,撰《怀念宗绪点滴》。

 

2005年

 

4月29日,在欧美同学会与留学法国的几个老学长作最后一次聚会。

7月19日,先生最后一次游览母校清华大学,次日送别刚从清华毕业的外孙赴法国留学。

10月16日,最后一次参加北京“岭南(大学)校友会”聚会。

本年,中共广东省委、广东省人民政府首次为岭南地区十八位德高望重的优秀哲学社会科学老专家颁发“特别学术成就奖”,先生获此殊荣。

本年,先生的门人弟子为庆贺恩师八十五寿辰,共同筹划撰写与编辑了《明德集——端木正教授八十五华诞祝寿文集》一书,由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

 

2006年

 

本年,先生健康见差,在京治病数月。

7月14日,在广州应法国驻广州总领事卜来世(Daniel Blaize)伉俪邀请,先生偕夫人、次子端木达夫妇、孙子端木时夫妇,出席法国国庆招待会。

9月,中国法国史研究会在上海举办第三届中法历史文化研讨班,先生嘱咐从广东为在沪杭的研究会理事们捎去广东月饼,以示他对研究会同事的怀念。

11月9日,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曹建民到北京翠微西里端木府邸探望先生。

11月12日,中山大学法学院众校友借中国人民大学之地相聚共贺校庆,先生步履艰辛由妻女相伴出席聚会,受到学生们的欢迎。

11月18日,中国法国史研究前辈王养冲先生百岁生辰,先生亲笔写下“恭祝王养老百年华诞 福如东海 寿比南山 端木正鞠躬 2006年11月”的贺信,托端木美前往上海向王老贺寿,以表达对前辈的敬意。这是先生最后的笔迹。

11月27日,先生偕夫人离京抵穗返回中大居所。

11月28日约凌晨3时许,先生突发心脏病安详辞世,享年87岁。

11月29日,最高人民法院、中共广东省委,联合在广州光塔寺为先生举行隆重的穆斯林葬礼。随后依照该民族习俗,将先生安葬于广州市三元里回民公墓。

 

2007年

 

7月15日,在中山大学支持下,经过法学院历届学生的不懈努力,选址捐资,在康乐园马岗顶上设立了一座端木正教授的雕像。从此,康乐园学子既可长怀一代名师,追慕楷模,而先生也可魂归大半生育才之地,永与他热爱的学生、故园为伴。

是日,中山大学、中大法学院,联合为端木正教授举办了雕像揭幕仪式。

本年,由“广东优秀哲学社会科学著作出版基金”资助,《端木正自选集》由广东人民出版社刊行。

 

2010年

 

6月,在先生府上旧纸堆中,首次发现先生1951年从法国带回来的巴黎大学博士学位论文与巴黎大学高级国际研究所毕业论文的稿本(俱为法文)。博士论文的题目是《论国籍在国际法院组成和运用上的重要性》,毕业论文的题目是《中国海上捕获法》。据推测,先生51年归国,很快遇上“院系调整”,政法专业遭取消,两部论文遂被深藏。六十年过去,重见天日的两部论文已经有破损,由清华大学档案馆作整理与修复工作,以为清华珍稀的历史文献永久保存。

10月,清华大学在老图书馆特藏部查到先生的油印本硕士论文《中国与中立法》,这是西南联合大学政治学系唯一留存的一份硕士论文。

10月29日,中山大学在中大图书馆举行了“端木正教授藏书捐赠仪式暨端木正教授九十诞辰纪念活动”,近百名先生的生前好友、政府官员、师生代表等与会,共同怀念先生开创的业绩与高尚的人格。至此,先生晚年最大的一个心愿实现:在岭南历史、法学领域耕耘五十余载、历经风霜而余下的五千多册图书杂志,以及一千余份各类文件,从此有了永久的归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