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粤港两地民事诉讼制度比较研究暨粤港民事案件模拟审判顺利举行

        11月25日,由中山大学法学院、北京大成(广州)律师事务所和广东自由贸易区南沙片区人民法院联合主办,中山大学法学理论与法律实践研究中心、中山大学司法体制改革研究中心和香港麦家荣律师行协办的“粤港两地民事诉讼制度比较研究暨粤港民事案件模拟审判”在东校区模拟法庭举行。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相关领导、中山大学师生和媒体代表共200余名观众到场观摩。整个活动分为内地庭审、香港庭审、评议复盘三个阶段。

        香港普通法庭审进校园,高度还原真实庭审现场

         “嘭!现在开庭”,随着法槌声响,担任审判长的广东自由贸易区南沙片区人民法院法官刘南宣布内地模拟庭审程序开始。合议庭其余两名成员均由中山大学法学院在校本科生担任,而原被告代理人的律师团队则来自北京大成(广州)律师事务所。内地庭审程序结束后,香港普通法民事诉讼程序模拟庭审开始。香港庭审法官由具有法官履历的香港大律师担任,而案件呈请人和答辩人的代理人都是来自香港麦家荣律师行的大律师。两次庭审案件的当事人、证人等都由中山大学法学院的在校学生扮演。

    

        据悉,为了加强内地和香港之间在实体法和程序法方面的比较,并促进两地法律制度的发展融合,本次模拟法庭活动通过“同一案例,两种审判”的方式,由来自内地和香港的法官或律师与中山大学法学院本科生共同参与,依据内地和香港各自的实体法和审判程序,对同一案例进行模拟庭审。

        此次模拟庭审的案例是一起来源于真实案例的离婚纠纷。张某与李某于2001年登记结婚,2002年生育一子。张某主张,李某婚后存在家暴行为,且双方自2012年底开始分居,至今夫妻感情已完全破裂,据此起诉离婚,并要求离婚后婚生儿子由其抚养,同时要求法院分割夫妻共同财产。李某则否认存在家暴行为,亦不认可双方因感情不和而分居,其认为夫妻感情尚存,故不同意离婚。案件诉争财产包括三处房产、一台汽车、男方名下基金账户余额以及购房指标等。

        模拟庭审围绕夫妻感情是否破裂,婚生儿子抚养权和夫妻共同财产、共同债务如何处理等争议焦点问题展开。

        “其实就是把法院开庭的真实场景搬进校园,以真实案例为基础,由真实的律师或法官来模拟,带来的效果当然是高还原度。”在内地庭审中担任审判长的刘南说,刘南的真实身份是广州市南沙区人民法院一级法官、民事审判庭庭长,从事民事审判近30年。

        不同法系,粤港两地审判程序差异显著 

        在两个庭审程序进行完后,来自中山大学、华南理工大学的法学学者,以及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南沙人民法院、香港麦家荣律师行、大成广州律师事务所的实务界人士和学生们一起对两场庭审进行比较评议和复盘分析。

        “虽然是同一个案子,但是内地庭审与香港庭审有很大不同,内地属于大陆法系,香港属于英美法系,两者诉讼制度确实存在较大差异。”中山大学大三学生唐毓璟说,“这是第一次接触香港庭审,印象最为深刻的是香港庭审中控辩双方对证人的盘问,这使证人积极参与庭审,对事实的查明起了很大作用。”

        对于两地在查明事实上存在的差异,大成律师事务所的林晗龙律师作了解释,“香港是通过开庭时由双方律师向证人进行主问、盘问、覆问等查明事实,案件证据在庭前交换中已进行固化;内地则是通过双方当事人在庭审过程中展示证据,并对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发表质证意见以及法官询问的方式查明事实。”

        在模拟香港庭审中担任法官的香港大律师张鹏表示,“内地与香港司法程序中法官角色存在较大差异,在内地的庭审中,法官占据主导地位,由法官对事实进行查明。而香港庭审的法官主要作为聆听者,庭审的主动权由双方律师掌握,在某些案件中还会对法律理解和适用方面的争议设立法律专家证人,这些方面与国内庭审完全不同。”

        “差异不是沟壑,而是优势互补、相互促进的基础。”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港澳办主任屈伸说,“我们需要进一步加强国际、区际方面的交流与互鉴,熟悉了解国际规则,提升裁判思维,提高涉外审判水平。”

        中山大学法学院副院长任强教授在评议中指出,“两地庭审程序中一个显著的差异是对查明事实的定位和完成机制。可以非常明显的看到,香港庭审没有过分强调阐明事实真相,而是通过大律师对证人的盘问,尤其是反向论证来完成对证人证言的批驳,并通过此过程完成法律事实的构建”。

        和为贵,内地庭审调解贯穿其中

        与香港司法程序相比,内地庭审中最大特色便是调解贯穿其中。在模拟内地的庭审时,法官在法庭调查环节前询问了原被告双方有无调解意愿,在法庭辩论后庭审结束前又再次询问调解意愿。

        据刘南法官介绍,在此次模拟庭审选取案例的真实诉讼程序中,调解贯穿于从立案到结案整个过程。在立案前有诉前联调,由法院与妇联、社区居委会、村委会等基层组织联动调解;诉讼过程中法官会主持调解,也可以委托调解,由具有相关专业知识的特邀调解员或者民间力量进行调解,开庭时调解作为必经程序,可以说调解无处不在,这也契合了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和为贵”、“家和万事兴”的思想。

        在实践中,几乎所有家事审判改革的内地法院都采用了调解优先、强化调解的举措。据最高人民法院披露,截至2017年6月,55.2%的法院成立了家事调解机构,22%的家事案件开展了诉前调解工作。

        在香港,家事调解是一项自愿性的程序。只有当事人有意尝试使用家事调解服务时,调解程序方会启动,当事人需要向调解员提供的服务支付一定费用,且庭审中法官一般不会主持调解。

        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少年家事审判庭庭长陈海仪表示,家事纠纷的处理实质在于人际关系的调整,对于家事纠纷这种关系型纠纷来说,纠纷的真正解决在于人际关系的重构,即使调解失败,当事人也得到了恢复理性、有效沟通的契机,对人际关系的调整不无裨益。

        互促互鉴,粤港澳大湾区司法交流成功典范

        记者从当天的庭审现场看到,两场庭审虽然在司法程序和法律制度上存在诸多差异,但是也在审判理念上呈现一定趋同性,比如预防家庭暴力、注重未成年子女利益保护等价值理念。

        据在当天模拟香港庭审中作为呈请人代表律师助手的香港大律师谢嘉乐介绍,现行香港家事案件法律突出的特点是,它既来源于英国法例,同时对华人社会的家事习惯予以重视,结合了香港的实际情况制定了一系列成文法例。

        追求最大公约数,是香港和内地法律界、司法界共同努力的方向。今年6月,内地和香港签署《关于内地与香港特别行政区法院相互认可和执行婚姻家庭民事案件判决的安排》,为两地不断拓展和深化司法交流与合作奠定了更加坚实的基础。

        广东自由贸易区南沙片区人民法院院长吴翔说,“此次模拟庭审活动正是落实十九大报告中提出的建设粤港澳大湾区、全面推进内地同港澳合作的实践举措,是一次别开生面的交流与互鉴,对推动粤港两地司法界加深相互认知与互信,具有创新性意义。”

        中山大学法学院院长黄瑶指出,“顺应我国建设自由贸易区的社会实际,加强粤港司法实务合作,开展粤港司法比较研究,并以此推动粤港澳大湾区和粤港澳深度合作示范区建设,在此背景下,‘比较示范法院’项目应运而生。今天的比较示范法院模拟庭审活动作为一次生动的法律教学实践,是粤港澳大湾区法学理论界与实务界交流合作的一个成功典范。”